原创 末世幻想 《诺亚的橄榄枝:异种的异种》序章 黑棘病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8日
       一群人聚集在荒无人烟的村子里, 披着斗篷, 挤在一座还算完整的房子里。 水和食物已经触底, 在这片贫瘠的沙漠中, 寻找补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站在门口的那个穿着破旧的亚麻披风的男人,

也是这群人的领头人, 数了数人数, 无奈的摇了摇头。 它原本是一个数百人的庞大团队。
        他们从西埃瓦罗巴出发, 打算前往格劳西亚国。 这是一个他们知道并且可以接受像他们这样的人的地方。 虽然进入格劳西亚国后, 只能被分配到西比尔苔原做苦力, 但至少还能吃能活。 然而, 通往格劳西亚之国的道路却并非如此简单。 这群人不可能得到任何许可进入其他埃瓦罗巴国家, 只能选择走私。 自然是被边境巡逻人员发现的。 如果他们被有能力的州边境巡逻人员抓住, 他们要么将他们驱逐出境, 要么将他们送往隔离设施的监狱; 但大多数州巡逻人员不会将他们驱逐出境或将他们送进监狱, 他们会—— - 开枪杀人。 不管男女老少, 只要看到身上那道恶魔留下的该死印记——射杀不留活口。 这些人都是黑刺患者。 数了数人数, 队长悲痛地发现, 这支庞大的队伍, 只剩下不到二十人了。 数百人被巡警杀死, 或死于黑刺病, 或染上其他疾病, 还有更多死于体力衰竭……但队伍中还有一个弱者。 奇迹。 一个四岁的金发小女孩,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 仍然顽强地和父母一起活了下来, 蜷缩在这个房间里。 这些流放者们, 还有一口气, 早就心照不宣地达成了共识:在最极端的情况下, 即使所有人的性命都被夺走, 至少这个小女孩会活到最后。 队长跪在地上, 从包里拿出一张早已化为碎片的地图, 整理好后放在地上。 幸运的是, 他们没有迷路。 然而, 情况并不乐观。 他们已经进入了常年战火纷飞的拉泽亚西部地区腹地, 导致这里根本没有人居住。 隔壁村子还有五十公里, 估计早就化作废墟了。 还有200多公里具有一定规模的城镇。
        而队伍目前的情况, 别说是200公里, 就连步行到下一个村子都变得异常艰难。 还有——“队长, 队长!” 一个脖子上挂着望远镜的男人, 不顾外面的风沙, 用尽全力跑到屋门口, 喘着粗气:“政府军来了!” 屋子里的人一个一个, 惊恐的站了起来。 “有多少人?” 船长是他们当中最冷静的一个, 但脸上依旧浮现出惊慌的神色。 “五……五十人……全副武装, 直奔我们村……” 队长气得咬牙切齿。 即使是现在投降是没有用的, 这些政府军会毫不留情地当场射杀所有人。 “能打多少人?” 船长问道。 许久的沉默后, 一男一女站了起来。 他们是小女孩的父母。 这支队伍之所以还在这里, 是因为队伍中还有像他们这样的人, 可以通过黑刺病变异带来的特殊能力, 拖延时间进行战斗; 但面对无情的枪口, 这些都没有被接受。 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怎么能坚持太久。 “真的, 好运造就人。” 船长眼里噙着泪水, 双手将地图摞起来, 递给了两人。 “你是……”小女孩的父亲诧异的看着队长。 “看看你旁边的人。” 除了他们一家三口, 屋子里的每个人都心照不宣地把背包里的生活用品都拿出来塞进了自己的包里。 “你在做什么!” 小女孩的妈妈急忙从包里拿出东西, 却被人按住了。 “和你女儿一起跑, 我们是来迎战的。” “不!你根本无法阻止他们!” 小女孩的父亲冲着船长吼道:“我们现在一起撤退, 活下来的机会会更大!” “谁都知道, 以现在的口粮, 我们一天都撑不下去了,

如果我们一起去, 我们会在外面饿死的!” 船长也怒吼道:“你们两个可以战斗, 保护路上的小女孩, 比我们强, 没有超能力的人!” “可是……可是……这样的话, 大家就白白牺牲了……” 小女孩的妈妈哽咽着。 船长的眼里噙满了泪水。 不仅如此, 屋子里的每个人都留下了痛苦的泪水。 “如果我们能让小女孩活着, 我们的死就值得了。” 队长擦了擦眼泪, “走吧, 你们两个一定要保护好小姑娘, 她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把他们放在父亲身后的竹篮里, 两人迅速逃离了村庄。 在他们身后, 传来一阵爆炸声, 但他们都没有回头的勇气。 没有时间悲伤。 如果你慢下来, 被敌人追上, 十几人的性命, 数百人的性命, 都将丧生。 快进城吧, 两人想。 他们身上没有明显的黑点, 甚至可以伪装成普通人潜入城市。 这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 但至少你可以在走之前得到一些食物。 他们日以继夜地搬家。 路上的村庄, 不出所料, 早已无人居住。 他们不敢停留太久, 稍作休息后继续前行。 他们终于看到了小镇的影子, 但他们也发现了一个令人绝望的事实:小镇外已经有一支军队在等着他们, 三人是漏网之鱼。 政府军很快发现了他们一家三口, 并逮捕了他们。 毫无疑问, 军队将处决一家三口, 时间定在下午。 小女孩的父母哭着求饶了小女孩的性命, 却遭到了一顿毒打。 他们知道, 就算放走自己的女儿, 政府军也只会把她扔进沙漠, 任由她自生自灭。 一切都结束完了, 他们没能保护好小女孩。 那么多人为小姑娘白白死去, 只希望她能活到最后。 也许他们的愿望实现了, 小女孩确实活到了最后。 向地狱里的每一个人道歉。 小女孩天蓝色的瞳孔中充满了恐惧。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不知道爸爸妈妈为什么被打; 她不知道为什么爸爸妈妈和她的手在她面前被沉重的胶带绑着。 但据我妈说, 我爸, 我妈和她会去一个美丽祥和的地方,

那里没有带枪的坏人, 只有很多朋友, 那些以前在一起的阿姨和叔叔, 在等着我们 那里; 听我爸说,

那个地方有吃不完的吃, 喝不完的果汁, 每个人都穿着漂亮的新衣服, 住在崭新的房间里, 那些善良的阿姨和叔叔每天都和我们一起玩。 这是正确的。 小女孩渐渐不再害怕了。 爸爸妈妈叔叔阿姨都会和我在一起, 所以我不会一个人。 时刻到了, 三人被推到了镇外的空地上。 “准备!” 是行刑前的口号。 小女孩的父亲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他闭上了眼睛。 我不甘心, 我不能让我这么爱的两个女人活下来。 “把枪放下!” 那一刻没有到来, 没有枪声响起。 站在一家三口面前的是一对年轻男女。 在他们身后, 站着几名穿着雇佣兵的武装男子。 “你是谁!” 军官从士兵中走出来, 大声问道。 “绿色国家的科尔。” “绿之国的基塞拉。” “绿色之国?” 这位官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老大, 绿国好像是新近成立的收容黑刺病患者的机构, 而那个基瑟拉,

好像是电视上经常出现的医学家。” 参谋走到军官身边, 低声说道。 “我不在乎她是谁。” 警官拔出手枪, “不管你是谁, 都给我让开, 这些黑刺病人触犯了移民法, 我们有权处理!” “够疯了吧, 哪个国家的入境法没有说军队可以私刑不报案, 现在直接杀黑刺病人的事情都没有隐藏了?” 科尔嘲讽道:“那里有一个小女孩——你连孩子都不放过?光是这点, 就足以把你拖到国际法院二十次被枪决。
       ” 给出任何反驳理由的军官愤怒地举起手枪, 对准了看起来最弱的基瑟拉。 “老大, 我不行!” 看到身后迅速举枪的佣兵, 参谋忙抓住军官的胳膊, “那喜色拉可不是一般人!” 参谋官招募了一名士兵, 手里拿着显示 Kisera 在维基百科上的个人资料的平板电脑。 “你看, 她是一位年仅二十岁的天才医学家, 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的声誉, 现在她加入了这个新成立的机构, 一个名为“绿色国家”的人道主义机构; 最重要的是, 她的父母也是塞维耶纳国家的高级官员, 而且这个机构有一个大国作为后盾。 如果你在这里和她发生冲突, 别说我们的小命了, 我们国家的小命一定要完蛋! “”*! 这些人来这里有什么好惹的! ” “别激动, 我去和他们谈谈。 参谋上前冲科尔喊道:“你是来抢刑场的吗?” 你说我们没有资格对付他们, 那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们! 科尔不慌不忙地拿出一份文件, 走到参谋面前。 “这是全球联邦签署的文件, 其中也包括了你们的国家。” 其内容是允许绿州成员在征得其同意的情况下, 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带走黑刺病患者进行药物检测和控制。 你不看新闻吗? 工作人员接过文件。 在最后的签字页上, 几乎所有国家都签字盖章。 “我们也在减轻你的负担。” 想想看, 哪个国家不想在隔离区增加几个黑刺怪? 我们与主要医疗机构有关系。 他们想要豚鼠, 我们为他们提供豚鼠。 你们都很乐意把这些怪胎交给我们, 不是吗? 科尔对参谋人员低声说道。 “这对我们来说也很困难, ”参谋人员把文件还给了科尔。 “上面的命令是, 我们必须处决这些走私的黑刺病人……” “我觉得你也是个聪明人, ”科尔从袖子里拿出一根金条, 塞进参谋的口袋里。 至于军官, 你吓唬他。 ”参谋摸着口袋里的沉甸甸, 笑道:“交给我吧。”他转身走到军官面前, 对他说了几句, 军官的表情由愤怒变成了惊慌, 挥了挥手。 他的手快速的让士兵松开了三个人的束缚, 让参谋回答。给了, 你们快走。”“合作愉快。科尔笑着和参谋握手 几个人没走多远, 一名士兵拿着平板电脑, 对参谋低声说道:“长官, 我们还没有找到这个‘绿色国家’和全球联邦之间的任何协议。”什么。“很复杂。” 对他们来说, 你不能在网上找到它。 ”参谋把手伸进口袋, 对士兵说。
        “我发现我的演技越来越好了。 一家三口坐在后排。基瑟拉正在检查三人的尸体, 听到科尔的话, 翻了个白眼。“谢谢你的帮助。 ”小女孩的父亲说, 生还的一家三口瘫痪在车里, 小女孩依偎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帮助黑刺病患者是我们的使命, 不用谢。 科尔挥了挥手。 “绿色之国?” 这是什么地方, 我们以前没听说过。 ““黑刺病患者的避风港。”这只是开始, 我们是全世界都在寻找有识之士加入我们, 帮助黑刺病患者, 比如这位正在为您检查身体的天才医学家。 “我只是厌倦了实验室。Kisera 说。“这个‘绿色国家’在哪里? “它目前停靠在塞维耶纳西部军港。” “是一艘船吗?” ” “一艘会飞的船。 “在全球联邦的帮助下, 这里很快就会变成天堂。” 科尔笑了。 “这怎么可能。” 除了塞维埃纳国家, 没有其他国家承认绿色国家。 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不断招人, 去各地帮助黑刺病患者。 “Green Nation 会比 Grusia、Lazera 或 Seviena 更好吗?” “我不确定, 我唯一能保证的是, 在青之国, 愿意加入我们的黑刺患者不会受到歧视, 大家都会过上正常的生活。小女孩的父亲眼睛一亮。” “请问, 你是正常人还是病人?” “我是正常人, 她是黑刺病人。 科尔回答。 “真的,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正常人愿意来救我们。” ” “先生们。 喜色拉突然插嘴, 神情凝重而悲伤, 看着小女孩的父亲。 “很遗憾地通知你, 你的妻子, 刚刚去世, 死因是过度劳累导致器官衰竭。我也很抱歉地通知你, 你的心脏……”小女孩的父亲打断了她。 Kisera 举起手。 他看着熟睡的妻子, 笑了笑, 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我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我女儿呢, 她还好吗? “那就好, ”小女孩的父亲说道, “那就好。他把目光转向科尔, 科尔本能地想要避开他的目光, 但最终还是勇敢地直视了小女孩的父亲。可惜我能做到。” 不去绿色的国度。”如果我能去, 我真想去看看你们所谓的伊甸园……” 小女孩的父亲泪流满面, “科尔, 我能相信你吗?科尔坚定地点点头。 “这个孩子承载了太多人的希望。” “小女孩的爸爸对还在妈妈怀里熟睡的她笑了笑。 他可能已经到此为止了, 但希望的火花仍然传递着。 “她叫什么名字?” Kisera将小女孩抱在怀里。 “Ashilia Ethan, ”小女孩的父亲说, “在我们国家, 这个名字的意思是‘灰烬中的星光’。” 颤抖着爬起妻子的身体, 跪在车里。 “这是我作为父亲的要求, ”他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请一定要照顾好艾希莉亚。 ““我们将。 科尔代替几乎要崩溃的基瑟拉回答道。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要下车了, 我想和我的爱人在一起。”人们独自度过这最后一刻。 “他和他的妻子躺在路边的沙地上, 他看着被沙子污染的泛黄的天空, 嘴角不由自主地扬了起来, 转头看着死去的妻子, 她的脸上似乎还带着微笑。 “也拜托, 你必须拯救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