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富通“最佳基金经理”业绩垫底股基不足3亿 老鼠仓频发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6日
       深京报道, 2017年9月20日, 拥有20多年投资经验的“老手”任志强接手海富通。在任近两年, 海富通的业绩低于市场预期。截至2019年6月25日, HFT剔除货币基金后规模为204.49亿元, 在134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46位。股权类股权基金规模不足3亿元, 混合型基金规模仅为109.76亿元。这家曾两次因鼠仓被严惩的基金公司的表现,

是否会影响到所谓的务实领头羊, 还有待观察。在任志强之前,

海富通经历了天仁灿和刘松的时代, 海富通的规模在他们任职期间一落千丈。如今, 在任志强掌舵的时代, 基金经理人事变动已是家常便饭, 这与行业追求的稳定背道而驰。值得注意的是, 近日刚刚获得“三年股票投资最佳基金经理”的黄峰,

从行业垫底的位置上获得了年化回报。那么, 接下来, 老将如何力挽狂澜, 带领海富通走出泥潭? “最佳基金经理”任期年化收益频频倒计时 2019年6月4日, 海富通发布人事调整公告, 旗下海富通精选混合型和海富通精选II混合型均新增基金经理黄峰, 与王志辉共同负责以上两种产品。此外, 黄峰自2014年12月17日接手HFT内需热点以来一直担任该产品的基金经理。黄峰曾任獐子岛证券代表、华创证券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于2011年5月加入HFT, 一直负责HFT的领先成长组合、HFT的中小盘混合股和HFT股票。据Wind资料显示, 其任职年化收益率分别为1.27%、-9.87%、-4.75%;任期内同类别排名分别为370/443、436/443、417/443, 均处于行业垫底。值得一提的是, 黄峰近日被某媒体评为“三年股票投资最佳基金经理”。 2019年以来, HFT的基金经理人事变动频繁。 2019年5月23日, 海富通旗下七种产品发布管理人变更公告。其中, 海富通1年期固定债(A/C)、海富通信义混合(A/C)、海富通融丰鼎凯债、海富通安易收益组合基金经理夏艳艳因个人原因无法正常履行职责。原因, 并从2019年5月27日开始休产假。 2019年5月11日, 海富通发布新内需混合空调公告, 新任基金经理张景双将与谭云飞、杜小海共同管理该基金.张景双曾就职于中银基金和交银施罗德。研究员。值得一提的是, 张景双于2016年7月加入HFT, 很少独当一面。同瑞祥的一年期固定开放债券等产品是与另外一两个基金管理人共同管理的。现在,

类似的行动再次上演。是质疑张景霜的能力, 还是派他当救援人员? "一般而言, 一只基金最多有两名基金经理, 这种情况也会发生在“新旧”或离职前轮班的情况下。混合型基金会可以由一名基金经理负责股票,

一名基金经理负责债券投资;债务基金会比股票基金更容易管理, 有时一个基金经理就足够了。 ”一位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进行分析, 上述张景双等人共同管理的基金中, 海富通在张景双任职期间一年定期公开A股的回报率为1.78%, 同类别排名106/145 ;张景双任职期间富通纯债收益率为3.92%,

同类别排名177/587。此外, 2019年1月、2月、4月, 一、二、二产品的基金经理发生变动, 而2018年, HFT也频频上演这一幕,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 在优秀的基金公司中, 基金经理和投研团队都是非常稳定的连续性, 这对个人基金经理和基金经理来说都是双赢的。鼠仓频频有两位总经理接连解职, 值得一提的是, 海富通是市场上少数几家经历过大规模换血的基金经理之一, 这主要得益于鼠仓几年前的事件, 当时担任总经理的田仁灿和刘松双双辞职。 2018年9月29日,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消息, 海富通基金原基金经理谢志刚因利用未公开信息买卖股票, 非法获利270万元, 首实例判断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 缓刑5年, 并处罚金300万元。据悉, 2016年6月29日, 被告人谢志刚主动向公安机关自首, 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案件审理期间, 谢志刚将违法所得全部退还。 Wind资讯显示, 在谢志刚任职HFT期间, HFT增强回报、HFT安亿收益A、HFT国家政策导向、HFT领先增长的年化收益率分别为69.46%和17.71%。 , 106.12%, 117.76%, 同类别排名分别为 86/136, 16/22, 364/430, 177/429。谢志刚被定罪后, 产品全部被他人接管。截至2019年6月25日, 上述四款产品过去一年的收益率分别为8.51%、4.85%、-2.52%、0.43%, 相近排名分别为509/2700、2128/2700、1805/ 2700、1088/2700。事实上, 基金经理被 HFT 的老鼠仓解雇并不是第一次。业内罕见的“老鼠仓案”也发生在高频交易中。 2014年7月4日, 中国证监会公告, 2014年3月, 中国证监会对海富通基金前任或现任基金经理蒋政、陈绍生、穆永宁、程伟、黄春雨进行调查, 涉嫌违法犯罪。据称使用无担保资金。
       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立案侦查, 经侦查发现, 上述5人的相关行为涉嫌构成犯罪。 2014年11月21日, 牟永宁和程燕因“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被公开审判。牟永宁被控非法获利500万元以上, 程伟被控非法获利207万元。 2015年2月26日, 本案另一名前高频交易基金经理接受了公开审判。蒋政涉嫌向亲属提供非公开信息并提供部分交易资金, 非法获利315万元, 涉及资金30只。股票。其中, 牟永宁管理过四只基金, 分别是HFT收益增长、HFT风格优势、HFT国家政策导向和HFT中证100。
       值得一提的是, HFT国家政策导向是两轮老鼠仓都涉及的基金。该基金现任基金经理为石敏佳。据Wind资料显示, 其任职年化回报率为-0.34%。 “在那次事件之后, 我们更新了基金经理甚至投资研究团队, 并进行了大清洗。”一位海富通内部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这也是为什么基本上所有产品都有几个仓位的原因。基金经理的原因。 2015年2月14日, 自HFT成立以来一直担任总经理的田仁灿因个人原因辞职。 2015年5月, 刘松“空降”HFT基金总经理。 “二次创业”, 但不到两年后, 2017年2月5日, 刘松因个人原因辞职, 董事长张文伟出任总经理。也有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HFT对基金经理的管理过于宽松, 基金经理有相关的投资机会。在自由度大、工作环境相对宽松、压力较小被业界认可的情况下, 这种“温水煮青蛙”的经营策略也导致了“老鼠窝”的祸患。存量基地规模不足3亿元, 支撑大半天和两轮固定收益产品的老鼠仓, 极大地损害了海富通的活力。一度影响到今天, 就连以勤奋着称的任志强也无法力挽狂澜。 2015年1月末, 证监会发布公告, 海富通基金等5家基金公司因涉嫌“老鼠仓”被责令整顿。整改期为3至6个月。整改期间, 暂停受理公募基金产品注册申请。责任人受到警告和处罚。整改期间, 海富通不得不停止其手中新产品的研发和布局。结果, 即使2015年牛市来临时, 新基金发行量大增, 海富通还是零发行。海富通成立于2003年4月18日, 是一家中外合资基金公司, 海通证券持股51%, 外资股东法国巴黎资产管理BE控股持股49%。近年来, 公司规模也受到历史问题的影响。据Wind资料显示, 截至2015年底, 海富通不包括货基的规模为239.44亿元, 较2014年底的242.47亿元减少3.03亿元。海富通的股权产品也是在这一年显着缩小。此前, 股票基金规模超过10亿元;混合型基金规模由高峰时的逾500亿元下降至2015年底的114.4亿元。自201五年发行量有限, HFT选择专注于固定收益基金。截至2015年末, 债券基金规模108.85亿元, 同比增加27.72亿元; 2014年底货币资金增至229.64亿元, 货运基地规模仅42.03亿元。虽然海富通在刘松的带领下进行了“二次创业”, 但由于谢志刚巢案的经历, 发展并非一帆风顺。
        2017年9月20日, 在投资界20多年的“老手”任志强接手海富通。海富通在任近两年, 表现平平。截至2019年6月25日, HFT规模为729.02亿元, 剔除货币基金后规模为204.49亿元, 在134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46位, 股权类股权基金规模不足3亿只元。 , 混合型基金规模甚至低于2015年底的水平, 仅为109.76亿元;同时, 海富通依托固定收益基金背负大部分天空, 债券基金规模已超过170亿元, 货币基金规模连续多年超过400亿元。 .对此, 华南某基金公司员工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 除业内少数大型基金公司外, 股权规模缩水较为普遍, 目前市场并不好的。但是, 如果股权类别布局好, 它仍然更有利可图;货币基金只有做大做强才能盈利。有羊群效应。做起来不容易one. Editor: Liu Chunyan Editor-in-Chief: Chen F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