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毛九“网红式”扩张背后的危机:鲈鱼兽药残留超标,关闭22家门店,负债率高企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3日
       北京报道, 旗下拥有“九毛酒西北菜”和“台儿酸菜鱼”的九毛酒国际控股有限公司(09922.hk)(以下简称“九毛酒”), 随着“ 借助网红效应, 最近却有些“脚步不顺”。 5月12日, 九毛九宣布因疫情关闭北京、天津、武汉等地的22家门店; 仅3天后, 其在广州的一家门店就出现了食品安全问题:主要成分净鲈鱼被检测出抗生素残留。 成立24年, 九毛九近几年在网红影响力的加持下发展迅速, 门店数量和营收数据大幅增长。 公司今年1月在香港成功上市后, 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 被视为“下一个海底捞”。 不过, 在扩张之下, 酒猫酒的经营管理能力也在经受着极大的考验, 速度的背后也隐藏着隐患。 爱赢策略首席分析师吕刚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酒猫酒追求的“网红”模式让他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 同时在 资本市场。 然而, 品牌强化和食品安全是在市场站稳脚跟的关键, 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网红”餐厅的诞生堪比海底捞, 九毛九自信。 统计显示, 1995年, 26岁的山西人关宏毅在海口市开了一家“山西面网”, 用了7年时间才逐渐站稳脚跟。 2003年,

关宏毅带着山西面食走进美食之都广州,

2005年将总部迁至广州。品牌更名为“九毛九”, 主打“放心餐桌”的健康餐饮理念。 九毛九的菜肴品质和口味逐渐在广州市场得到认可, 并开始迅速发展。 2010年, 久茂久调整经营策略:在引入IDG等机构投资者的同时, 将自身定位为快时尚连锁经营的餐饮公司, 开店策略逐渐锁定在商场。 此后五年, 九毛酒门店数量达到99家, 但仍集中在广东省。 真正让九毛酒走向全国, 是在2014年12月引入1亿元机构投资并实施“网红”战略之后。 2015年起,

九毛九创立“泰尔酸菜鱼”品牌, 打出“一天只卖100条鱼”、“不外卖”、“4人以上不接待”等口号。
        泰尔酸菜鱼凭借出众的口味和另类的管理方式,

在网络上一炮而红。 九毛九加速分店布局, 泰尔酸菜鱼门店数量从2016年的4家增加到2019年的98家。尝到甜头的九毛九从此在“网红”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 2016年起, 先后创办了“无畏虎牛腩锅”、“研磨餐厅”、“两蛋煎饼”、“辅导”、“大叔是厨师”, 并投资了“遇见小绵”、“狮头品牌” 鲁味“研究院”、“新疆二代大盘鸡”等品牌。虽然这些子品牌大部分已经销声匿迹, 未能复制“台儿酸菜鱼”的神话, 但九毛九的“快时尚” 定位未动摇:不断创新, 新品牌, 试错, 成功快速复制龚牌。 2016年, 九毛九申请A股上市。
        但未必能经受住A股漫长的等待期, 2018年撤回申请, 2020年1月登陆H股。扩张之路上“步履蹒跚”的久茂久之所以受到资本追捧 是因为它的快速增长势头。 招股书显示, 截至2019年6月末, 九毛酒拥有并经营的九毛酒餐厅147家, 泰尔餐厅98家。 最新年报还显示, 九毛酒2019年实现营收26.87亿元, 同比增长41.97%; 实现净利润2.17亿元, 同比增长174.7%。 九毛酒还计划到2021年新开约370家自营餐厅。但业务规模的快速扩张对九毛酒的管理能力提出了挑战。 5月15日, 广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关于8批次食品不合格的通知, 九猫九一店“上榜”。 通知显示, 佛山麦店食品有限公司广州九毛九餐饮连锁有限公司顺德大良顺丰新天地分公司销售的净鲈鱼(淡水鱼)不符合氯霉素国家标准。 根据农业部发布的《动物性食品中兽药最大残留限量》, 食用氯霉素可引起再生障碍性贫血、血小板减少、肝损伤等健康危害, 属于违禁药物。 消息一出, 九毛九股价跌幅超过15%。 截至发稿, 股价上涨至11.86元, 与事发后股价几乎持平。
        资本市场或许将其解读为偶然事件, 但却是对久茂久运营模式的重要警示。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鹏指出, 食品安全是企业的原则问题, 此次事件暴露了久茂久在内部质量控制体系和供应链管理方面的短板。 九毛九在官网上介绍, 太二酸菜鱼只用鲈鱼烹制而成, 严格把关, 确保食材无污染、无药物残留。 此次检测氯霉素超标, 供应商为佛山市麦店食品有限公司。根据天眼查数据, 佛山市麦店食品有限公司为九猫酒的全资子公司。 . 除了供应链质量管控方面的问题, 九毛酒在香港上市的招股说明书中还提到, 其拥有29家餐厅和一个中央厨房, 并没有获得相关消防安全机构的必要消防安全检验批准。 对此, 玖茂玖解释称, 这与新消防法有一定关系, 是部分牌照迟发造成的。 浮光下的危机 随着原主打品牌“九毛九西北菜”在京津武汉部分门店的关闭, “快时尚”风格的弊端也暴露无遗:当新鲜感不复存在时 时间长了, 品牌的吸引力也在下降。
        根据九毛酒2019年财报, 占公司总收入98.6%的九毛酒西北菜和泰尔酸菜馆的换手率呈下降趋势。 其中, 九毛九西北菜餐厅从2018年的2.4次/天下降到2019年的2.3次/天; 台儿酸菜鱼餐厅从每天 4.9 次下降到每天 4.8 次。 同时,

两个品牌的同一家店销售增速放缓, 九毛九西北菜和台儿酸菜鱼同店销售额增速分别为0.2%和4.1%, 而2018年分别为4.4%和7.7%。在这方面, 九毛九 阐述了外卖行业对餐厅客流的影响, 以及在新市场开设新太二餐厅, 需要树立品牌知名度。 朱丹鹏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九毛酒的定位和产品性能有偏差, 从菜品到场景本身的时尚元素都不够。 营销新鲜度过去后, 将面临客流量下滑的危机。 但特殊的商业模式决定了九毛九不能“慢下来”。 为加快拓展和占领市场, 九毛酒2016年至2018年的净利润率一直低于5%, 2019年更是大幅提升至6.91%。 海底捞的净利润率为8.8%。 酒毛酒解释说, 这是通过标准化运营水平降低人员成本。 而一旦扩张放缓, 利润率将难以维持。 另一方面, 久茂久不得不依靠扩张来缓解高负债下的资金链压力。 2019年, 九毛酒的资产负债率为89.68%, 同期海底捞的负债率为48.45%, 西安饮食为43.78%, 全聚德为21.19%。 “轻时尚”的模式决定了久茂久的负债率会更高。 一旦增长动能放缓, 现金流压力将骤然加大。 记者就食品安全问题联系了九毛酒董事会秘书室, 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回复。 实习编辑:方凤娇主编:陈彦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