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的战友】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9日
       【战友们】你有没有记得《一》:当年的学生穿的是棉质的制服, 真正好的豆豆是女兵精致的“妆”, 还有鲜红的领章和帽徽那面,

那是浸在烈士鲜血中的旗帜, 依然在我们这一代军人的手中高高举起! *虽然不如现在的军装帅气, 但也是我们当时无比自豪的骄傲!你有没有记得:新兵连的日常行军训练, 连长的讽刺打在女兵身上:不躺, 只摔跤?为什么步枪是火棍? *单手持枪奔跑是我们女兵的尴尬“毛骨悚然考验”。 *新兵第一次站岗是在午夜。
       被群山环抱的陌生粗犷房屋, 时不时划破夜空。
       山上闪烁着黄绿色的光点。寂静中低沉的嚎叫, 玩弄着城中女兵的神经。
        , 我们紧紧地握紧了手中的枪背。 *全联慧歌的前排领队焦急地说:我要的不是声音, 而是力量!天色在一阵寒风中渐渐暗下来, 面对着黄泥墙的女兵排高声高唱! *招聘公司的培训是最后一课。女兵排着长队。
       没有男兵的孔武, 在挨打中恰到好处! *钢铁意志是从跌落中淬炼出来的。 “第二个”我有没有记得:从闪电派的派出, 就是一个搬家的命令, 打包打包箱子, 装车到打包背包, 排队进入没有窗户的“闷罐”车厢, 全部其中似乎在飞行。间歇性地进行。在“砰砰砰砰”轮子的伴奏下, 忽明忽暗的灯光闪烁, 我们坐在或躺在地板上, 伴随着白天黑夜。我跳下马车在军站休息, 就听到远处有人在喊:你看这马车全是女兵。你可曾记起:从临汾、康头、窝头这个缺水之山,

黄土、枣梨、陈醋的醇香, 到江南水乡马鞍山, 绿树成荫实至名归, 动不动就已经是“翰林”的夏装了;怎么会是零下十度不眠夜的冬日团,

屋子里的杯子和脸盆里全是“睡水”! “魔法”之旅的艰辛, 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磨练。 “三”你可曾记得从黄河底下到深山吊唁的表演, 前面车子的震撼顿时烟消云散。然后就看到了等待已久的老乡, 还有正在制作平时舍不得吃“收”的食物的武者。在小米和高粱的时代, 它是一种诱人的美味佳肴, 直到今天也没有忘记那份。你还记得吗:老乡们看的是卡车搭建舞台, 声光道具呈现在大山深处, 各自角色参战的场景。直到今天, 我都无法想象有没有比我矮不了多少的盒子里有两个聚光灯!演出结束后, 老乡久久不愿离去。他们想知道山的另一边是什么?我们用手触摸汽车的轮子、鼻子、车窗和车灯, 甚至是军装的娃娃, 我们想知道它们和我们生活在黑白灰的黄土地上、穿着的我们有什么区别缅甸裤。你可曾记得《第四部》:一如既往的棉绿色军装, 没有领口、徽章、帽子的三点红底, 转身走出军营离开军营。战友。昔日的8月1日沉淀了几十年, 军歌中的六十年代人也渐渐远去。前聚后散的原因是什么?只是——我们的士兵有什么不同的倔强, 唯一的——猎旗将永远隐藏在脑海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