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治局确定明年基调 万亿减税或成稳增长重要手段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23日
       北京报道, 2018年已经结束, 12月14日召开的为来年经济工作定调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召开了。前一天, 12月13日, 中央政治局会议召开。 中央为明年的工作定下了基调。 会议指出, 要坚持“稳中求进”总基调, 坚持高质量发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大攻坚战。 “根据往年惯例, 本次中央政治局会议确定了2019年经济工作的重大政策和主要任务的基调和方向, 确定了明年经济工作的总基调, 具体工作任务将在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进行部署。”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志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

是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关键之年。 如何确保明年经济增长? 11月底, 国家领导人到各省考察经济情况。 “当前, 要妥善处理好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的关系、宏观调控与体制改革的关系、体制改革与开放的关系, 加快改革步伐。”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魏佳宁建议。 在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建辉看来, 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在“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之间取得精准平衡。 财政政策更加积极, 需求侧稳增长继续发力, 供给侧改革继续深化。 事实上, 在当前宏观调控下, 单纯的“放水”货币政策逐渐失效, 市场对宽松财政政策的预期与日俱增。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表示, 积极的财政政策是保持经济活力的良方, 更积极的减税政策将是更积极的财政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 他建议, 在不超过GDP 30%红线的前提下, 2019-2021年中国减税可减税5.6万亿元,

促进经济健康发展。 “预计明年减税规模将达到1.5万亿。”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金融研究室副主任肖立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压力增加了。 2018年, 经济工作稳中求进。 十九大提出的“稳中求进”总基调得到了很好的贯彻落实。 改革开放、宏观调控、三大攻坚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序推进。 . 但中美贸易战升级、国内消费疲软、基建投资下滑、民营经济不稳定、资本市场信心低迷等新情况的出现, 也导致内外部风险均超预期。 今年7月31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提出“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六项稳工作。 10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 “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 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 长期积累的风险和隐患 危险已经暴露, 我们要高度重视, 加强远见, 及时行动政策。 ”中央政治局会议重申“六稳工作”, 其中稳就业仍排在首位。在刘学智看来, 稳金融就是要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稳外贸是应对 中美贸易摩擦;稳外资将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 减少准入限制, 实行负面清单管理制度, 扩大外商直接投资;稳投资重点是促进基础设施投资恢复性增长; 企稳预期将提振实体经济主体的市场信心, 特别是解决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2019年, 我国经济仍面临较大压力, ‘六 稳定”将成为当前乃至未来的重要决策部署 . ”京东数科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值得注意的是,

本次会议并未提及货币政策、降低企业成本和市场关心的房地产问题。事实上, 虽然这方面有整体调整。 年政策, 但从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来看, 还是有一定压力的, 预计2019年对民营企业的政策支持力度加大, 国企改革和 混改将带来一揽子政策推动和改革, 会更加明显和逐步体现。 就业压力不容忽视, 对此, 会议强调, 要辩证看待国际环境, 国内形势变化, 加强就业压力。 增强紧迫感, 继续抓住和用好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 坚定信心, 把握主动, 坚定不移地做好自己的事情。 “这意味着, 明年的经济政策重心将不仅仅集中在稳增长之外, 另一个主要重心就是着力解决国内矛盾, 主要应对国内环境的变化, 既定的宏观政策方向不会因 要外部环境的变化。”刘雪芝说。 在沈建光看来,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很可能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现实, 预计将2019年GDP增​​速降至6%左右, 作为结构性改革和应对措施 为外部风险腾出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 12月10日,

国务院发布通知, 将2016年公布的24项监督激励措施增加到30项, 进一步加大对地方政府的激励支持力度。 开始制定高质量发展指标体系。 激励机制将更加多元化, 未来我们将更加关注增长的质量。 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如何保持国内经济活力成为未来的重中之重。 摩根士丹利华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部负责人张军表示, 预计明年国内宏观政策组合为“稳币、松信贷、放金融”。 “预计明年央行将继续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张军说。 然而, 随着我国货币政策有效性的降低, 在“不泛滥”的背景下, 市场对积极的财政政策寄予了更高的期望。
        “在中央引导财政政策要求更加积极主动的背景下, 预计明年预算赤字率、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和减税降费将中国政府规模将不断扩大, 各项“宽松财政”措施将积极落实。 张军说道。 目前, 市场对明年减税降费规模的共识超过1万亿元。 不过, 在肖立生看来, 2019年今年减税降费总额将超过1.3万亿元, 增值税和进出口税减免可能继续加大, 中国减税规模有望达到 近1.5万亿元。 具体而言, 预计2019年, 预计减免增值税3600亿元; 个人减税预计约4000亿元; 出口退税预计约3200亿元; 进口减税约3900亿元。
        “从今年的减税规模来看, 进出口减税估计占减免税总额的31.7%。目前, 中美贸易争端的前景不明朗。如果 美方继续对华加征进口商品关税, 需在明年一揽子减税降费方案中预留出口退税和进口关税、增值税、消费税等减税优惠。空间。肖立生 张军认为, 要对市场建立积极、可持续的良好预期, 每年应该明确提出具体的减税规模, 比如可以确定年减税规模为1万亿—1.5万亿 元, 甚至更多, 而且持续几年。对此, 周天勇也认为, 可以按照2019年减税17634亿元来安排,

18809亿元。 2020年19798亿元, 2021年19798亿元, 共3年。 减税5.6万亿元。 但是, 在支出不变的前提下, 收入的减少意味着赤字率的上升。 因此, 肖立生表示, 预算赤字率可能从今年的2.6%扩大到3%, 新增专项债券发行规模可能会增加。 预计增至2万亿元左右。 减税降费力度进一步加大。 预计增值税最高税率将下调2个百分点以上, 中间税率也可能有所调整。 社保费率可能降低5个百分点左右, 以缓解加强社保征收对中小企业的影响。 “最重要的是, 减税要对宏观经济产生综合影响, 而不是简单地减少某一税种, 是一系列减税措施的配套实施。
       除了增值税 符合市场预期, 还有哪些配套的减税措施也值得期待。减税要考虑财政承受能力, 而不是简单的‘一减’。”肖立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