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移带你了解中美医疗差距到底在哪里_海外华人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20日
       中外合作开展的业务越来越多。 上海华山医院的医护人员佩服外国医生高超的医术, 也惊叹于外国人严谨的工作作风。
        一名医生因未按规定进行消毒而受到谴责。 那么我们和这些外国医生有什么区别呢? 由哈佛医学院麻省总医院心胸外科专家Stanley教授带领的手术团队应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之邀, 对国内8名患者进行了从诊断、分析、 手术到术后康复。 中方医护人员全程跟踪观察。 除主刀外科医生史丹利教授外, 手术团队的成员还包括一名麻醉师、一名体外循环专家、一名护士和一名术后护理人员。 将如此成套的国际顶尖手术团队引进中国进行手术示范交流, 全国医院尚无先例。 这支顶级团队所进行的8项手术, 在难度上都不是一流的。 上海的许多外科医生在心脏搭桥手术和心脏瓣膜手术上都进行了非常熟练的手术。 从纯粹的技术角度来看, 没有什么新东西。 但在一次次观察后, 中国医生这样形容自己的感受:“深深震撼”。 马萨诸塞州总医院屋顶的直升机停机坪可以紧急运送危重病人进行外科手术。 最直接的冲击来自外国人严格执行的手术程序。 手术前, 外籍医生会准备一份科学、规范、合理的“流程图”, 包括麻醉流程、手术流程、重症监护流程等,

流程一旦确定, 所有相关人员必须严格执行 . 一个链接成为自己的习惯, 不能因为个人的固有习惯而增加任何额外的链接或减少一些链接。 哈佛专家规定, 术中为麻醉和气道准备的药物和器械, 术前必须按照严格的规范放置在固定位置, 必须用手抓握。 由于没有显示器的辅助显示, 外国医生无论如何都拒绝开始手术。 事实上, 国内医院在进行手术时, 监护仪往往只有一个显示屏, 由麻醉医师监控。 手术过程中, 主刀医生需要不断询问麻醉师对患者生命体征的掌握情况。 但是, 外国人强调, 手术程序的执行必须是一致的。 显示器不仅应该有一个主显示器, 还应该有一个辅助显示器。 主显由麻醉师负责, 主刀可通过副显观察患者的生命体征。 直到这个被国内医院精简的小问题被手术室解决了, 哈佛团队才走到了手术台前。 一位观摩过手术的中国医生感叹道:“我感到很惭愧。哈佛专家眼中‘正常’的程序在国内医学界并不‘常规’。我们常常没有做好最充分的准备。 设备设备。我们经常等到事故发生,

再爬行, 有时甚至处于等药找设备手术的窘境, 有时不仅不能立即反应, 还最大限度地为患者赢得抢救时间, 甚至延误救援时间, 导致病人的生命受到损害。 事实上, 外国人对程序规范几乎死板的执行是手术成功的根本保证。 “在马萨诸塞州总医院一角的休息区追求零缺陷。哈佛医学专家力求零缺陷的工作态度, 也给中国同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之前为了保证病人的生命体征, 麻醉期间和麻醉后他们在术前提出了一系列极其严格的要求, 其中一些在中国医护人员眼中几乎是苛刻的, 比如通常要求国内患者在手术过程中收缩压保持在120-140 mmHg 但哈佛专家要求患者的血压必须始终稳定在120毫米汞柱,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将手术风险降到最低。 并获得患者外科医生的信任和支持, 打消患者对手术的疑虑和后顾之忧。 会在麻醉、ICU等术前、术中、术后方面与合作伙伴仔细、详细地讨论方案,

并详细讨论方案。 我自己的想法被合作伙伴彻底接受和理解。 同时, 他们也对运营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做出周密细致的预案。 在讨论手术方案时, 为了避免失误, 专家们根据自己对中国的了解, 给患者的性格起了个绰号, 免得戴冠戴戴。 在中国短短10多天的时间里, 哈佛专家每天早上6点进入手术室, 一直等到下午6点患者生命体征稳定。 随意离开。 从患者离开病房到患者安全送入ICU, 主任医师亲自出动护送。 他高度负责的态度和一丝不苟的精神, 让人难以挑剔。 越来越多的癌症等重大疾病患者选择出国就医的细节体现了哈佛团队以人为本的工作, 让国内同行感到惊讶和感动。 刚到上海, 哈佛专家就赶到医院看望病人, 了解他们手术对象的情况; 麻醉针通常粗大, 为了避免患者的痛苦,

他们使用费时费力的细管注射; 胸外科手术后, 患者的伤口会很痛, 特别是咳嗽的时候, 他们特地给患者带来了红色的心形止咳垫。 不少亲眼目睹的医务人员感慨地说:这种处处看清真相的医疗人道主义精神, 在中国大部分医院中还很欠缺。 在这次交流中, 哈佛专家共实施了8名冠心病患者。 手术后, 患者恢复良好。 第一位接受手术的顾女士, 术后不到一周就能够下床独立行走, 并多次表示手术前后均无剧烈疼痛。 80多岁的郭先生病情严重, 手术前他已经在医院住了很长时间, 但他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 考虑到手术的高风险, 国内医生尚未做出决定。 他的家人被告知, 哈佛专家来上海交换信息。 之后, 他们主动找哈佛专家要求手术。 哈佛专家同意了他们的要求。 专家表示, 手术的风险在医生身上, 但不手术的风险在患者身上。为了将手术风险降低到1%以下, 哈佛团队反复研究病情, 制定了一套安全、规范、周密的手术治疗方案。
        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 术后第二天, 郭先生就可以下床活动, 一周后康复出院。 哈佛团队医生与华山医院医生合影留念。 马萨诸塞州总医院就医体验者Toby Lsrael曾在社交平台上描述了马萨诸塞州总医院就医全过程的真实感受。 托比的女儿被诊断出患有一种叫做库欣病的罕见疾病, 她来到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 不顾一切地寻找能够治疗库欣病的医疗团队。 MGH体检科的一角托比说, 当MGH的管理人员、医生、护士和志愿者齐心协力, 帮助他梳理女儿的整个预约、挂号和入院前程序时, 他消除了困惑。 医疗过程的防御心理, 我在麻省总医院学到的第一件事就是, 当涉及到以病人为中心的护理环境等无形因素时, 医院工作人员从与病人的第一次接触就开始协同工作。 到马萨诸塞州总医院之前, 医院已经给了他们地图和建筑平面图, 路边也有明显的标志, 所以他虽然是外籍病人, 心急如焚, 但还是没有迷路。 医院、餐厅、超市、咖啡厅、地铁站、医院博物馆都离得很近。 便利的周边环境为患者的体验增添了美好的感觉。
        在医院期间, 遇到的每一个问题都在短时间内得到了解决,

但这不仅得益于医院的专业素质, 还得益于马萨诸塞州工作人员的个性化和关怀以及整个系统设置 . 一个例子是, 女儿一进手术室, 负责亲属候诊区的志愿者不时出来, 分享手术室的最新情况。 女儿手术后, 她被转移到单人病房。 每张病床旁都有一张沙发, 探视病人没有严格的时间限制, 让病人及家属有更私密的就医体验。 此外, 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通常穿着日常服装。 一家真正成功的医院不仅需要以患者为中心的员工, 还需要以患者为中心的环境。 Toby 总结道:“即使是最成功的医院, 通过随访、访谈、照片档案和入院后观察等方式进行的患者反馈和评估有助于他们不断改进。我希望每个人都知道。但每个人都不知道, “我想指出, 经过两年多的努力, 我的女儿已经基本康复。真诚地:谢谢麻省总医院的各位。” 中国医疗行业也在跨越式发展,

但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一定差距, 希望以后医患纠纷少一些, 也希望中国医生的利益 可以改进。